快捷搜索:  美食  名称  svg ons  xxx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
  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武汉东方福瑞银龄集团(以下简称“银龄公司”),以会员预订(购买)养老服务合同的形式,先后从两千多名银龄会员老人(60岁至90岁)中获得大约两亿多的资金支持。
  拿到这些资金后,银龄公司进行了一些投资。其中,位于鄂州葛店开发区的银龄紫菱湖医院就是用银龄会员老人的床位预定金购买的一处资产。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银龄紫菱湖医院外景


  2015年5月,武汉银龄公司委托湖北新五建筑公司(以下简称“新五建”)进行屋面防水处理等工程,并签有合同。
  2016年年初,新五建得知王沛霖资金出现问题,于是,恶意串通银龄紫菱湖医院的项目负责人马同明和技术员邹心贵,利用工程结算之机,采取虚构工程项目、增加工程量等手段,将公司法人王沛霖此前认定的70多万合同金额,一下子增加到3500多万。并将银龄公司及下属关联公司作为被告上诉到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年3月24日,鄂州中院立案受理,由该院审判员齐志刚担任审判长,同年5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
  审理期间,银龄公司因诸多工程款项并未经法人王沛霖确认,均系马同明签字,而且,明显地出自于同一时间。因此要求该院进行笔迹鉴定,该院未予采纳。
  同时,工程量与银龄公司应付款项明显不符。在案件的侦查过程中,鄂州市公安局委托阳光评估公司评估的银龄紫菱湖医院工程造价为782万,而新五建索价却高达3500多万元。其中,数十万元的建筑垃圾就报了1292万元。因此银龄公司要求进行司法鉴定,但该院却以双方意见不一而置之不理。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这究竟是补洞,还是拆墙?


  在这种明显地不遵守法律相关规定的情况下,鄂州中院于2017年2月3日(农历正月初七,即新年上斑第一天,其急切心理可见一斑)断然作出“(2016)鄂07民初25号”判决。判定银龄公司支付新五建3229万余元。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鄂州中院贪赃法官乱判糊涂案,新五建黑心老板合谋诈骗两千老人养命钱


  这是经过新五建装修处理后的医院内景


  齐志刚作为主审法官,为何既不采纳被告的笔迹鉴定要求,对鄂州市公安局主持的工程审计数据也不予采信,就匆匆对此案作出如此荒唐的判决呢?我们只能用“权力寻租”来解释这种极不正常的枉法枉判现象。
  这是因为,在案件审理期间,与新五建非亲非故的齐志刚,竟开口向新五建“借款”100万元。案件审理结束后,新五建向齐志刚索还这笔“借款”,齐志刚顿感自己也“受骗”了,只得硬着头皮退还了70万元。还剩30万元,留下一个无人能解的谜团。
  试问,法官向当事人“借款”符合哪条法律规定?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索贿吗!在 总书记引领的反腐风暴中,竟还有人胆敢如此以身试法,这又是一种什么行为?
  由此等枉法之人判定的案子,其公正性又在哪里?在此种情势下,法律的天平会向谁倾斜?相信大家不难得出自己的结论。
  而鄂州中院却对此等蛀虫进行偏袒,在“借款”一事败露后,仅给了齐志刚一个小小的“内部处分”——将他由该院民一庭副庭长调任该院莲花湖法庭庭长。
  同时,鄂州中院全然不顾“先刑事,后民事”这一法律原则,明知2017年12月21日“武汉市黄陂区木兰湖银龄养老公寓非法集资案件处置工作专班”已对银龄案进行立案,仍以“(2016)鄂07民初25号”判决书为依据,于2018年6月,再次向银龄公司追加1400万元的赔偿。而且,将于2018年11月2日就1400万元的追加赔偿进行所谓的“评估”。
  面对如此“强权”,我们两千多名受害老人实在是无能为力,只得向广大网友请求援助,希望能从道义上得到广大网友的支持,还我们一个公道,还法律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